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少妇卡利
少妇卡利
又是一个长周末,我独自开车去Banff ,开了两天的车,终于到达了大家说的美丽的路易斯湖,随便拍了拍照,看到人满为患,像回到了中国。晚上我入住了湖边著名的豪华酒店。

  晚饭过后,已经是八点多,太阳才刚开始西下,这里夏天天黑得很晚,我就在湖边走走,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带着宽边太阳帽的女人仍旧坐在湖边发呆,我走了过去,犹豫了一下,还是主动打召呼了,她抬起头来,原来是黄种人,她很高兴的回应了我,于是我就在她身旁的草地坐了下来,我说我来自中国,她很开心的说:“那我们可以说普通话咯。”哦,原来她也是中国来的,我刚开始还以为她是韩国或日本的。

  她告诉我她中文名字叫水莲,英文名字叫卡利,她问我也是一个人吗?我说是的,然后卡利告诉我她也是一个人来这里的,她从多伦多来,我说我去过好多次多伦多出差的,然后我们就谈起多伦多的生活,华人也是很多,因为温哥华和多伦多的气候比较好,华人多数喜欢移民到这两个城市。

  然后我问她是来加拿大留学的吗?她说不是,是留守人士,所谓留守,就是移民过来的夫妻,其中一个回中国去了,留下的那个就叫留守,多数是为了能坐满移民监,拿到加拿大身份。

  卡利说老公回国打理生意,她本来是要留在这里生小孩的,因为在国内的时候有流产的习惯,希望这里的好空气好气候,能为多金的老公孕育一儿半女。

  其实后来才知道,卡利的老公在国内已经有了第三者,把她放在加拿大生孩子是一个借口。

  卡利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,妆化得很精致,衣服总是很有品位,拍照片简直就是摄影家的水准,据说家里的院子花草也养得很好,她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她独自留在这里,老公三个月飞过来一次和她相聚一个星期又走了,她英文不好,家里也不缺钱,所以没有工作。

  看着卡利的时候,我想起了萍,那种韵味是有点像,是一个对命运不会说不字的人,也是一个很纯朴的人。

  快十点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我和卡利聊了很多,感觉还是比较投缘的,我们一起慢慢的走回酒店。

  酒店有免费的桑拿房,卡利约我一起去泡澡,想想漫长的夜晚,睡也睡不着,索性就答应了,各自换了衣服围着浴巾出来,看到卡利显现出白晰的皮肤,身材也是非常的好,我心不由得跳动得快了一些。脑袋还暗自提醒自己,这是别人的老婆,和我不是同一类的。

  已经很晚了,我们选了一个木头隔开的小桑拿房,坐在木板凳上继续聊天,卡利问我有男朋友没有,我说没有,她就笑说我们职业女性总是要求太高,我却心不在焉的时不时的偷瞄她诱人的乳沟,毕竟和Penny 分手后,我已经远离放荡的生活了,太久没有伴侣,心总是觉得空虚,但我绝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,经历过和Penny 的日子,知道自己不喜欢纯肉体的×××。

  卡利说他老公已经有四个多月没来了,一直喊忙,其实自己知道他是因为那个女人走不开,说自己也想通了,反正改变不了的事实。我拍了拍她的背说:

  “不要太为难自己,好好享受眼前的生活吧。”卡利忽然笑了说:“我该怎样享受?找个强壮的老外一起过日子?”我愣了一下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她又接着说:“我想过的,真的想过的,虽然我语言不好,但是我知道要找个睡觉的男人并不难,可我不想这样作贱自己,有时候我自己这只是一个报复他的想法,但我实在想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活。”

  我问卡利想工作吗?她说当然想,只是语言不好,又不想做苦力活,后来我才知道,卡利其实也是大专毕业。我说我们公司刚好需要一个整理退单的文员,薪水其实不是很高的。没想到卡利一下就答应了,可是当我告诉她这个职位只能在温哥华上班时,她很失望。但她请我给她一点时间想想。

 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卡利一起玩得很尽兴,她是一个拍照好手,为我留下了很多美照。

  回到温哥华一个多星期后的一天,我忽然接到卡利的电话,说她想好了,要来温哥华工作,我很惊讶,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决定,然后我答应了她第二天到机场接她。

  在机场见到卡利的时候,感觉她的眼睛很有神采,穿了一件水红色的吊带裙子,身材很好,见到我的时候,她小跑上来,把我紧紧的抱住,说谢谢我给了她这个重生的机会,我看着她,觉得她是个可爱的女人。

  卡利暂时住在我家,我的是一个三房的公寓,一间睡房一间书房,还有一间堆放杂物,我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它清理了一下,下午就载着她满大街的买东西,又是床又是被子和生活必需品。忽然觉得我们俩像刚同居的情人,说不出心理的感觉。

  卡利是一个灵活好学的女人,工作很卖力,下班后她还给我做好吃的,从此以后我告别了薯条和汗堡的生活。

  直到有一次,我出差回来已经很晚了,我回家开门听见电视的声音,我看到卡利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穿着短短的透明睡裙,没有文胸,我站在那里呆呆的看了很久,我承认,看见那深深的乳沟时,我动心了,而且我一直很喜欢卡利的细致体贴的生活。我把行李放下,轻轻的坐到卡利的身边,卡利却砰的站起来,紧张的喊:“谁?”我说是我,她哇的一声就哭了,我赶紧抱住她,安慰她说,对不起,是我,我不是故意吓你的。

  卡利还是哭个不停,我只好一直抱住她,安抚她,最后她终于哭累了,就这样趴在我身上,软软的乳房贴着我的胸,我感觉呼吸困难了,假装转身给她拿纸巾,然后她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  擦了擦眼泪之后,卡利说今晚和国内的老公通电话了,双方吵起来了,对方埋怨她把多伦多的房子租出去了,还不高兴她到温哥华来。她说她厌倦了那样的生活,最后不欢而散,所以睡不着就到客厅电视了。没想到我又下了她一跳。

  我接着开玩笑说:“对啊,我就是色狼啊,看到秀色可餐,正准备下手呢。

  卡利打了我一下说:“没正经。”然后看到我正盯着她的胸部看,她赶紧用手遮住说:“看什么?你不也是有嘛?我看过你的胸罩尺寸,和我的差不多大的。

  看她既然说开了,我就不防继续说下去了:“和你的是差不多大小没错,但是我觉得应该手感不一样,要是能摸摸的话呢,那就知道有什么区别了。”谁知卡利却回答说:“好啊,我也想摸摸你的。”我反倒不好意思了。卡利把睡裙的肩带顺着手臂放了下来说:“看吧,满足你的想法。”我看到了丰满白嫰的乳房,深红乳头像宝石一样嵌在上面,我吞了吞口水说:“卡利、、、”她却打断了我的话:“我知道你喜欢女人,我帮你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了你看的书。我不介意没等她说完,我就抱住了她,深深的吻了下去,我想要她,这个聪明可爱的女人,她也深深的回吻了我,手在我身上游走,解开了我的衣服,胸罩,裙子,我们一路吻着,一路走回房间,我们倒在里卡利的床上,嗅着她特有的香味,我的兽性大发,我用舌尖挑逗着她的耳垂,她在我的亲温中不停的扭转身体,像蛇一样的缠绕着我的,两对丰满的奶子就这样磨着蹭着,她的手还在我的阴部摸来摸去,忽然她挣脱我的亲吻站了起来,转身就走了,我以为她醒悟了,不高兴我的做法,正暗自沮丧,她又折回来了,手里抱着一个盒子问我:“告诉我,这些东西怎么用?”那正是我装性器具的盒子,一直放在衣橱的最里面,没想到她已经看到了。

  我把盒子接过来,把卡利放倒在床上,从盒子里拿出一对乳夹,它可以调整松紧度,我把它夹在卡利的红红的乳头上面,开动了电源,嗡嗡的电源声,乳夹开始通电,弱弱的电流传遍卡利的身体,她小声的哼着,她很享受这个,我贴着她的奶子,用舌尖划过她的身体,她叫得声音越来越大,然后我又拿起一个阴道夹,扒开她的暗红的阴唇,我看到渗出不少液体,我用夹子夹住了两片湿润的大阴唇,再开了一个振动器,找了卡利的阴蒂,用振动器贴近它,振动器一碰到卡利,她就大喊起来,疯了似的,我赶紧停下来,深怕邻居们听见。

  卡利看我停下来,猛的喘气,她一下就把我压在身子低下,扯下一个乳夹,夹在我长长的乳头上,我感到一阵醉人的电流袭来,卡利吻住了我的唇,我投入的享受着,谁知道她正使坏,把振动器对准了我的阴部,我的隐部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爬,骚痒难忍,我的手一把就抓住了卡利的乳夹,不停的扯着,看到她享受的闭着眼睛,我知道卡利喜欢这些,我把头埋进了她丰满的乳房,她使劲的在我身上蹭,我知道她想某些东西进入,太空虚了,我轻声的问卡利还要吗?她马上说:“要的,要很多。”我翻过身,从盒子里掏出一个透明的阳具,把她摁倒在床上,我把阴唇夹使劲的扯开,看到里面已经是泛滥成灾,我把两个手指轻轻的插进去,卡利喊了一声,我摸到里面暖和的肉肉一夹一夹的吸着我的手指。

  我把手指拿出来,换了大阳具进去,大阳具顺着湿滑的阴道,一下子就顶到头了,我的手不停的抽插着卡利,她死死的捏住自己的奶子,喊着,快点快点。

  我用嘴唇含住她勃起的阴蒂,用力的吮吸着,卡利疯狂的叫,我知道她和我一样,很久没有×××了。

  我拿起另外一根有底座的黑色的长阳具,放在床上,把阴道对准,狠狠的坐了下去,长长的黑阳具尽根没入我紧紧的阴道,我一边上下坐着黑阴径,一边快速的抽插卡利,她看到我的黑阳具,说要换着用,我答应了,我把黑阳具给了卡利,然后我躺下来,她把黑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,然后双手握住我的奶子,我用振动器按摸我的阴部,我们感到莫大的满足,只是我没想到卡利是一个欲望极高的人,我都已经两次高潮了,她还没有达到。

  自从和卡利发生了性关系之后,她就搬到我的房间和我一起住,在公司我们还是保持同事的关系,因为我们知道不是谁都可以接受同性恋爱,况且我们公司里还是中国人居多。

  和卡利一起的日子很平和也很快乐,我们一起上班,一起下班,一起做饭,一起看电视,一起睡觉,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那样。

  我们同居一百天的日子,我下班后没有和卡利一起回去,我先到花店买了花,然后到商场里给卡利和我挑选了很性感的蕾丝内衣,其实我和卡利从最初的性欲望开始,一路走到现在的相亲相爱,我很珍惜这段感情,同时心理也隐隐约约的不安,卡利有丈夫,我不知道这段感情能持续多久,我有点害怕。

  停好车,上到楼上,把花和礼物藏在身后,按了门铃,卡利来开门,穿着碎花围裙的卡利,很贤惠,很温柔的样子,我真想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永远,只有我们这个类群的人才知道,我们对爱人的选择面很小,本来拉拉就不多,要遇到你喜欢的人不容易,要遇到你喜欢而她也喜欢你的人就更难了。

  我也喜欢为卡利做饭,偶尔也为她烫洗衣服,我不知道自己是P 还是T ,我知道我的性取向和别人不一样,我也不在乎自己是T 还是P ,只要我爱她,她爱我,这就够了。

  当我把花拿出来时,我看到卡利的泪光,其实她是很容易为小事而感动的人,卡利把花插好,我帮忙把饭菜端上来,俩人默默的吃着饭,她一个劲的给我夹菜,我只是偶尔抬头看着她笑,这就够了,心里有很多的默契。

  饭后,把东西收拾进洗碗机,卡利在客厅看电视,我偷偷的溜进卧室。把浴缸放满水,在周围点上响氛蜡烛,把灯关掉,然后我就叫卡利进来,当她推开门的那一刹那,我听见她惊喜的叫了起来,她走过来,抱着我,亲着我,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温暖的吻,她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,摸索着我上衣的纽扣,我知道她想和我一起泡澡了,我任由她把我的衣服裤子一一退去,她的手在我的胸前轻轻的抚摸着,我不停的喘着粗气,然后卡利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,走进浴缸,我也跟了进去,我靠在卡利身上,她却让我背对着她,我猜她可能又要做什么小坏事了,当我转过身后,卡利把沐浴露擦在我身上,轻轻的揉撮,泡沫在身上发出淡淡的香味,我感觉她的小手就像温柔的羽毛在我身上抚动,痒痒的,但很舒服,洗完了背后,卡利的手从我的腋下穿过来胸前,握住了我颤抖的乳房,然后她在我的耳边低声的说:“你知道吗?握住你的乳房,我就像握住了全世界。”呻吟般的声音,让我浑身酥软,她的手一直在我乳房打转,我使劲的弓着背,她的乳房紧紧的贴在在我的背上,硬挺的乳头让我忍不住想转过身来含住它。

  卡利一只手就能扯住我的两个乳头,另外一只手顺着我的小腹往下滑,我倒吸了一口气,她的手轻轻的捋着我的阴毛。然后她坏坏的说:“宝贝,我们把毛毛剃了好不好?”我点点头。她从放毛巾的柜子里掏出剃腋毛的剃刀,我躺在浴缸里,她把我的腿劈开在,然后在我的毛毛上涂满了剃毛液,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刮我的阴毛,我看到我的阴部越来越光滑,终于,跟随我多年的阴毛完全退去了。卡利用温水冲洗干净我光滑的阴部,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,我感觉浑身一阵颤抖,太喜欢这样的感觉了。

  我推开卡利的头,我把她按倒在浴缸里说:“现在到你了,我也要把你的毛毛剃掉。”于是,我同样也把她本来就不多的毛毛刮掉了,没有毛毛的阴部看起来可爱多了,光滑,粉嫰,可以随意的亲它,我一下子就能亲倒她可爱的勃起的阴蒂,轻轻的用舌头挑逗它,卡利呻吟声此起彼伏,女人们都很爱这样的感觉,很多次我就是在卡利亲吻我的阴蒂时达到高潮的。

  卡利在我们身上涂满了沐浴露,我们俩个滑溜溜的人紧紧的抱在一起,互相磨着蹭着,乳房磨着乳房,阴部蹭着阴部,这样的磨蹭使人发疯,很性感,很诱人,很兴奋,彼此都很想达到高潮,到又因为湿滑的沐浴露,我们都不容易达到高潮。彼此使劲的磨着对方,卡利看到我发红的奶子,她想使劲揪我的乳头,实在太湿太滑了,没揪住,我也想握住她丰满的奶子,可是她稍微一躲,我就抓不住。

  在浴室里我们疯狂了一个多小时,还是没有到达高潮,最后疲惫不堪的时候,卡利开了花洒把我们的身体洗干净,然后从房间里拿出了我们最爱的双头假阳具,一头深深的插了进来,然后另一头插进了她的阴道,我们用劲的向对方挤压,长长的双头阴颈全根没入了我们的发痒的BB里,我们紧紧的抱住亲吻,两颗发痒发红的阴蒂相互磨擦,不停的摩擦,终于,在大声叫喊声中,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。

  和卡利的×××总是那么的新鲜,那么的满足,如果谁说真诚的爱是不需要性的,那我觉得这是酸葡萄心理,两个相爱的人,有机会住在一起,有机会亲密的生活,怎么会没有性欲呢?

  满足性欲是人的本性之一,我一直很享受×××,×××带给我全身心的放松,让我的欲望得当满足。

  【完】